您现在的位置:

泄柳申详 >

我是如此平凡而庸碌

  对于一个自小在小城镇里长大的来说,其实很简单,就是去大城市看看。

  08年的时候,我转学到北京,跟家人告别后,踏上了前往北京的列车。那年我十八岁,手里握着皱巴巴的车票,心中怀揣着对大城市的憧憬。

  那时的我不懂得人情世故,不懂得和,不懂得如何去面对诱惑,似乎所有的一切都能将我的双眼遮住,看不清这种城市的繁华,看不清它背后那张脸到底是在笑,还是在哭。

  在城镇之前,我对C说:不管我走到哪里,不论我身在何处,我都会回来,你要我,我会回来找你。

  她且深情的让我禁不住的吻向了她的唇,那是我的初吻,那不是她的初吻。

  彼时的我们是一样的,我们不认为异地恋就相当于被判了死刑,我们坚信我们有比别人更好的未来。

  后来,她上了,有了新的,结识了新的朋友,男女都有;刚开始那会儿我们还经常通电话,后来,渐渐的,我再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她常常会说:我最近比较忙。

  我问她在忙什么,她说,她加入了很多社团,忙着社团的事情。

  我轻轻的哦了一声,挂了电话的那一刻,我到,我和她的距离越来越远。

  跟C后,并没有传说中的到跳河自杀的感觉,反而觉得像是游戏打通关了一样,终于可以宣告自己的,然后去放纵自己。

  像一条褪了皮的蛇,在阴暗潮湿的地面上,扭动着身子,吐着鲜红的信子,暗中观察着,寻找猎物。

  大学的几年里,我结识过很多朋友,疯狂的玩过,参加过很多社团,谈过几次,上过几次床。

  虽然放纵着自己,但每月口袋固定数额的生活费,还是让我在关键时刻冷静下来,并不会那么盲目的去消费,第二个女朋友说她快到了,然后我就知道了,应该要准备礼物了,但是收到礼物后,她当众在同学们面前拆开,看到礼物的那一刻,她很不高兴,当众数落我,拿我和人家比。

  年轻真的是气盛,我一挥手:“滚你妈的。”

  后来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我爱她吗?

  我想了很久,有了答案:爱,我是爱她的,但我的里必须有自己的存在,我并不会爱到尘埃中去,那么卑微的爱,是爱的奴隶。

  你说出去男同胞们都会笑话你。

  那时的我,在乎别人的眼光,害怕别人的嘲笑和轻蔑。

  我的家境不穷也不富,我一个月就那么些生活费,家里还有其他地方要用到钱,有个如今也已经念高中,花季的年纪,总是经不住诱惑,妹妹学会了化妆,穿一些前沿时尚的服饰,还打了耳洞,手腕上带了些首饰,这些都需要用钱;我也时常告诉妹妹8岁孩子突然抽搐,能不用的,咱尽量不用。

  大学,面对考试,没有压力,学校组织的各种赛事我也都会去参加,还拿过不少奖项。

  2012年大学毕业后,以前告诉我们的“多读书,一定会有出息。”的话,现在看来根本不是一回事。

  好不容易找到一份工作,还和自己的专业不搭边,要不是有个毕业证书,人家都不肯要;那时候的北京像一个打扮的精致的,散发着诱人的气息。

  好多人都喜欢涌进她的怀抱,但好多人都被打了耳光。

  工作是三班倒,房子租在离公司相距六个环的地方,早班的时候四点多就要醒来,打车去赶最早的地铁,在车上带着耳机,听最动感劲爆的歌曲,在地铁上还得设定一次闹钟,将小闹钟拽在手里,防止在最想睡觉的时刻睡着。

  夜班结束后,要等高峰后才能走,顶着烈日,踢开房门,水也懒得喝,一头倒在床上,像死猪一样,一秒钟进入睡眠模式。

  这样的生活持续两年之久,在工作上我从未有过过错,从来都是勤勤恳恳,面对上级布置的任务,第一去完成,尽量做到。

  两年后,我被提拔,我告别了我睡了两年的床,我对着那间出租屋说道:“滚蛋吧!”

  那时候的北京全然展现出她那精致的外貌,在那诱人的外貌下,太多的人咀嚼着贪婪和欲望,在黑色的深夜里,像抱着一只骨头在啃的流浪狗。

  吃住永远都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做了管理后,更加的懂得职场的竞争力,面对一张张虚伪的面孔,想要保持你现在所的或者想要走的更远,拥有的更多,必须学会阴奉阳违,必须放下尊严,必须懂得听话。

  来自领到的压力,同事们的心眼,必须时刻保持警惕;太累了就不会去想那么多,偶尔会在夜里很难受,我就会给家里打电话,事先在心里已经储存好的抱怨和压力,在听到家人的那句透着激动的“小双”后,一切都消散了。

  所有的抱怨和压力我都不忍心摆在的面前,无法想象,疼了自己二十几年的父母,在听到自己的孩子被生活操的痛哭后会是什么样的。

  所以,最后就是强颜欢笑,拉拉家常,问问家里的情况,挂电话的时候,像是在机械性的重复着:我很好,钱够用。

  我曾经的自尊心是如此的强,曾经还为那些因为钱而放低姿态的人而感到不屑,认为他们活的太窝囊;如今,自己却也成了这窝囊中的一份子,原来自己从来都不曾特殊。

  有时候会想直接甩手不干,不用看领导脸色,不用去防着同事的算计,管他妈呢,你管老子?

  到后来,真的坚持不下去了,真的不想再这样违心下去,辞掉工作后,以为凭借几年的工作经验会很快就找到适合小孩突然抽搐怎么处理自己的工作,但是生活并没有给我这样的机会。

  一天天下去,卡里的钱越来越少,工作还没有,不敢跟家人要钱,每次往家里打电话的时候都会说自己很好,和同事们相处的也很融洽,领导对自己也很好,不用担心我。

  说完之后,像小便一样,不要命的掉下来,每次给家里打电话就会流泪。

  朋友同事叫出去消遣娱乐,被我拒绝,我编了个理由说,自己最近迷上了小说,就不去了;朋友给我介绍女朋友,我拒绝了,我编了个理由说,我还想自由几年呢,我可不想有个管家婆。

  没钱谈什么恋爱?就算勉强谈下去,最后可能也会被当作备胎。

  到饭店吃饭的时间少了,大多时候都是买菜回来自己烧饭,去买菜的时候,会因为几毛钱和卖菜的砍价,一般情况有两种结果:要么对方挥挥手说,不卖,要么对方妥协。

  这两种情况我都有遇到过,价格太低了,人家没什么利润,肯定不会卖。

  我突然想到有次在饭馆吃饭,一个妇女叫嚣着说:为什么我这碗里的红烧肉没有她碗里的多。

  老板陪笑道:对不住,可能是厨房太大意,我给您换一碗。

  然后那妇女就哭了起来,老板不知所措:你别哭啊,我给你换一碗,不收你钱好吗。

  妇女说:我不是哭这个,我是哭我自己,我都三十好几的人了,竟然还会因为这个事去计较。

  现在想起来,我不也成了妇女那样的人吗?

  为了几毛钱和人家扯半天,有时候想要发根香烟给人家,好说话一些,但转念一想,:一根香烟好歹也是钱,一来二去的自己并没有赚到多少便宜。

  夏天的时候天气热,大晚上想要喝冰啤,家里没有冰箱,就买了一整箱啤酒回家,然后出门的时候,拧着一瓶,递给楼下小店老板一支烟,然后就将啤酒放在他的冰箱里。

  最难的时候,是买了一大袋子馒头,我永远忘不掉路人看我提着那么大一袋子得馒头时的表情。

  我尽可能的将头低下去,脚步加快。

  再买了几瓶咸菜/老干妈/豆瓣酱之类的下饭菜,那段时间就是这样过的。

  烧一壶开水倒碗里,放点老干妈在碗里,这样起码看上去有些油花,虽然知道这些油花对于自己的身体根本没什么营养,但心里会好受些。

  就是这样子,每月用最低的姿态和最低的标准去生活在这个大城市里,不敢去聚会,因为即使AA,对于我来说也是一种负担,但也总不能让朋友们每次都付钱。

  后来我又想,每个人都有尊严,但人们的尊严,在面对生活的时候,真的太渺小,太没有含量了,人们可以治癫痫全国哪些医院好不屈服于,但不得不屈服于生活,因为我们本身就是生活。

  我以为因为尊严辞掉工作,我的心里上会好受些,但是并没有,我在生活的同时,生活也在磨灭我的尊严,我想,不论什么时候,尊严应该永远都要小于生活吧。

  很多人在谈梦想和,他们以为梦想很简单,的确挺简单的:想起来很简单。

  他们憧憬自己未来如何如何去生活,岁月应该如何静好,其实他们并没有经历过多的人事。

  有一天他们会明白:要么你强奸生活,要么生活强奸你!不要谈什么,也别说什么岁月静好,不,太飘渺,因为你一旦开始生活,你就不再是小孩子了。

  当你深入生活后,它一定会磨平你的棱角和锋芒,会践踏你的尊严,会踩碎你的梦想,会对你的天真吐出一大口唾沫。

  一无所有的你只能放下尊严,咽下唾沫,流涕的接受生活的狂操。

  我才二十几岁,我就过成了这样,时刻都在算计着生活,我不再大手大脚的花钱,不再去找姑娘,不再迷恋那些灯红酒绿,我拒绝了很多没有意义的社交和聚会。

  那时的北京对于我来说,像是一口巨大的黑洞,在宇宙的尽头吞噬着靠近它的一切生物,然后磨平他们的锋芒和锐气,之后你会听到梦碎的声音。

  我来到这座陌生的城市,它带给我更多的是心酸,从放荡不羁的无所畏惧,再将曾经的意气风发打回原形,我经历了暴风雨般的急躁不安,也看见过灯红酒绿的妖艳明媚,我飞到过最高的高空,也跌落到最低的低谷,更是差点被暴风搅碎。

  某一时刻,去外面走一走,突然感觉自己很,这个城市于我来说依然是那么陌生,更像是一张时刻都在变化的面孔,分不清哪一张才是她的原貌。

  轻狂,自以为是,落魄,颓废,我似乎已经看到这座城市的墙上贴上了我的自画像。

  我败的一败涂地,没有工作,卡里也没钱了,留下了路费的钱,我回到了我的老家,过着安逸的生活,家里给我介绍了对象,我和她结了婚,生了孩子,有一个自己的。

  我从没渴望过拥有一个自己的家庭(结婚),我没有这种意识需求可能是因为谈的恋爱只是为了谈恋爱,分手后就为工作忙碌,和朋友去消遣,没有时间去考虑。

  所以,当我回到老家结婚的那一刻,我看到我的有些羞涩的看着我,我看到她的小腹在一天天的鼓起,我看到父母整天都保持着,我看到我的孩子出生,听到他的哭声,我看到眼角含着的泪水,看到了妻子陪着孩子玩,教孩子说话认字,我还看到了母亲和妻子之间的一些小矛盾。

  这些就是生活啊,没有你想的那么,你所期望的美好,终有一天带着一些不美好来冲击它。

婴幼儿癫痫病能治好吗

  曾看听到或者看到很多言论:婚姻是爱情的坟墓。

  这话或许是正确的,但这话并不完整,它还有下一句:是爱情的进化产物。我其实并不认为婚姻是爱情的坟墓,我更觉得,是爱情进化成了亲情,这是每一段走向婚姻的爱情的最终也是必然的结果,它们都将升华成为亲情。

  我突然明白,很多人为什么说婚后对方会变得��嗦八婆,变得不在乎,不关心,没有曾经的玫瑰花,没有曾经耳边的甜言细语,其实不然,只是因为曾经的爱情进化成了亲情,那些、、都被隐藏起来了,隐藏在了骨子里,中。

  当你有什么事情的时候(关乎或者其他重要的事),爱情其实是不可靠的,这时候,只有亲情才会担心你,才会哭天喊地的满世界寻找你,为你想办法解决问题,那种急躁不安,成河的感受只存在亲情之间。

  你们是恋人的时候,你遇到生命危险,这时候的爱情就会彷徨,会退缩,会犹豫不决,而一旦爱情进化成亲情,这时候,他就会不顾一切,毫不犹豫,勇往直前的去营救你,因为你是他的亲人。

  所以,我认为,爱情走向婚姻其实是好事的,也是必然的,尽管之后会改变很多,但那就是真真切切的亲情啊。

  还有那么多人不明白这个道理,醒醒吧,朋友们,爱情之所以会变,是因为它在潜移默化的变成亲情,正确看待这件事,对你经营婚姻一定有很大帮助。

  之后的生活,我感受到了很多东西,领悟到了生活中很多真谛,所以,当妻子变得好管闲事,变得��嗦,变得为家里的事,情绪不稳的时候,我都会保持冷静,会去开导她,会去安慰她,会避开她的情绪期,我少了很多脾气,懂了很多道理,我的思想沉淀了很多,我开始变得深沉,太多的情绪和压力学会藏在心底,我开始变得不去计较,遇到别人的无理取闹和斤斤计较又或者是面对那些唇枪舌剑的妇女,我仍然会保持理性,我会微笑着对她们说:消消气,消消气。

  一切都在改变,这并不是我的初衷,后来我也明白,改变自己有两种方法:主动改变和被动接受。

  而我则属于后者,我想,大多数人都是属于后者的,平淡的生活着,到了一定的年纪,回过头去看自己的路,会惊叹:这还是曾经那个意气风发而狂傲的自己吗?

  其实想想也挺可悲的,不曾掌握在自己手里,能掌握自己命运的人就是能主动改变自己的人,而我们大多数人则不能去这么做,我们就是那么,被生活压在身上狂操的同时,还得配合它呻吟,多么可悲,不是吗?

  我感觉自己从一个高傲轻狂,自尊心强的人,变成了一个返璞归真的老人一样。

  平凡而庸碌得活着。

  文丨酒醒书香

上一篇: 是番茄还是枣子| 下一篇: 缘来是您!
© zw.vhqkn.com  泰而不骄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