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杜若蘅芜 >

艰辛惊险而又快乐幸福的武功山之旅

  2014年4月11至13日,汉寿县捷安特骑迹俱乐部组织进行了一次攀登、露营江西武功山的活动,尽管经历了许多艰难险阻,但最终获得圆满成功,不仅使大家经受了诸多体验和考验,而且也使每个人都深切地感受到了一种特别的快乐和幸福,真是皆大欢喜,令人刻骨铭心、终生难忘。
  
  我是大约半个月前知道这次活动的。当我将情况告诉妻子后,妻子便积极鼓励和支持我参加,并要女儿为我上网购置了登山、露营的各种装备,我真是太感激我亲爱的妻子和女儿了。
  
  报名交费时,活动组织者——汉寿县捷安特车店的孙总告诉我,这次活动改变以往骑行方式,也不搞自驾游,而是采取租乘大巴车的方式前往目的地,然后再登山、露营等。
  
  装备到家后,经过两次演练,我便熟练地掌握了露营帐蓬的搭建、拆卸、折叠、装袋等程序和要领。
  
  11日下午1时50分许,我们男女老少一行47人便启程出发了。一路上,本俱乐部骑行过海南、西藏等地,并有过多次徒步户外经历和两次走过武功山驴友之路的苟帝作为我们的导游,便风趣幽默地说笑起来,并不停介绍前往和攀登武功山的行程、餐饮、娱乐等活动安排和登山路线选择情况。在登山路线选择上,分为关道和驴道,关道即通过售票正门关口由一般观光游览者所走之路,驴道即正门侧面或后背由当地山民或外地驴友所探索、开辟和闯出来的奇险之路。他说,走关道就是去享福的,既可以比较悠闲地走着上山,也可以更加舒服地坐索道上去;而走驴道那才是体现吃苦耐劳、挑战自我精神,实现自我超越的人生追求。并说,他以前走过的那条驴道风景非常美丽,不仅可以看到奇峰怪石、三叠瀑布,而且还可以欣赏到云海奇观等等,并极力主张大多数人走这条驴道,说得好多人都兴趣高昂。
  
  然而,当我们于傍晚7点钟左右到了他所联系的目的地沈子村后,我们落脚的却只是一家房舍十分简陋、陈旧的农户,其接待能力和餐饮水平都很不够,难以应付这么大型的团队,该农户周围也只是零星地散落着几户与其相似的人家,搞得有人当时就怨声载道。特别是等我们吃完晚饭后,停在房屋旁边新开辟的一块稍大一点停车场里的大巴车倒车之后,准备开到房屋前面的那块小小的水泥地面时,却怎么也开不出来了,因为那块新辟的场地其土质松软且全是砂石地,车轮不仅陷得较深而且打滑。于是,大伙便一起动手推车,前后推了多次,并采取了挖平、填石、堑木板等多种办法也无济于事,还搞得后来连车门都打不开了,害得司机来回从高高的车窗搭着板凳爬进爬出。搞了近个把小时,最后只得叫房主打电话叫来一辆货车,也费了好大的周折才终于将大巴车拖上了水泥地面。这样一来,不仅连原本计划进行的一场文娱活动晚会化作了泡影,而且搞得一些埋怨之声此起彼伏,并纷纷要求转换到景区正门附近的场地落脚宿营。但也部分人员仍想留下走苟帝说得风光无限那条驴道。眼看陆续上车的人越来越多,犹豫不决的我也随后跟上了车,但最后仍有兰姐和冰岛二人不肯上车,孙总下车再次苦口婆心地劝说,最终也没有将他俩劝上来。
  
  行车途中,见大家仍然愤愤不平地还在埋怨,我便号召大家一起唱歌,大伙听我还唱得不错,就要我独唱,我也毫不迟疑地唱了两首,其中一首为我临时将电视连续剧《西游记》的主题歌《敢问路在何方》改名为《骑友驴歌》,并将前面两句歌词改变为“你骑单车行,我驮背包爬,迎来日出,送走晚霞……”。这样一下就活跃了车内气氛,调整了大家的情绪。
  
  车行近个把小时后,我们便于晚上10时许达到景区正门附近的聚福农庄安营扎寨,部分人员住进了客房,部分人员搭起了帐蓬,有的搭在楼下停车坪,有的搭在四楼平顶上。我将帐蓬北京癫痫医院治疗怎么样在四楼平顶搭建好后,见二楼突出阳台上有好几名队员在饮酒夜宵,并讨论第二天登山方案。当我倚在平顶围栏上听孙总说出我们一是可以走正门买票背包上山,二是可以顾请几名挑夫将背包带走,然后我们再在请一名向导走驴道上山的方案时,我便在平顶上大声说我赞成第二套方案。很快,意见取得了一致,都决定按第二套方案走。
  
  当晚,在�M山遍野鼓噪轰鸣的蛙鸣、高亢悠长的犬吠和身旁一队友雷鸣般的鼾声交响中,我仅睡了不到两个小时的觉。
  
  第二天早餐过后,我们便于8点20分左右出发了。之前,孙总一再建议年长者和拖儿带女的人还是走关道的好,但没有一人愿意脱离大部队,于是我们就一路开跋。参加此次活动年龄最大的近70岁,最小的只有5岁半。走了大约二公里左右,就有人吃不消了,提出要坐索道。经询问向导,不用折回正门,走驴道的一条岔路也可以到达索道站。于是,向导便带着十来人往索道站方向去了,我们仍继续前进。不久,向导将他们送到索道站后又折返回来追上了我们。
  
  这条驴道只是一条羊肠小道,道路的下面一段是高大密集的苍松翠柏等茂林修竹。中间一段全是漫山遍野的一人多高的杜鹃花等灌木丛林,杜鹃花树都已布满了花蕾,个别的已经盛开,要是等到“五一节”期间来的话,那漫山红遍的景象该是多么的壮丽啊!道路的上面一段基本上就是茂密的高山草地,山体下端枯黄的茅草有齐腰深,根部已长出了三四公分长的嫩草,越往上走茅草就越来越短,到了距离吊马桩只有二三公里的地方,山上的茅草就全部只有三四公分长,而且全是绿色的,但只是还没有完全覆盖住山体,是一丛一丛、一砣一砣的,就像我看到过的内蒙阿拉善左旗已开始荒漠化的草原一样不是特别美丽,但如果等到六七月份特别是“万人帐蓬节”期间来的话,那万顷高山草甸就像一块巨大无比绿色地毯在云雾飘渺中或晴空万里的映衬下舒展辽阔,那又该是多么的美丽壮观啊!难怪这里被称为“天上草原,人间仙境”的哩!
  
  我们就像一支探险队和一支侦察尖兵一样不断往上穿行。道路越来越陡,很多地方根本就不能叫路,只有一个个脚窝,在那些八十度左右陡峭的地方,我们只能一手将手杖深深地扎入地下,一脚蹬着前人留下的脚窝,一手牢牢抓住上面的溉木,再一脚踏上前面的另一个脚窝进行攀爬,其难度可想而知,稍不留神一失手就有掉下万丈深渊的危险。正因为如此,我们在这样的危险地带,一般都会保持一定的间距,以防万一有人摔下将形成多米诺现象的发生。在几处几乎垂直的悬崖绝壁上,我们就像攀岩一样手脚并用地进行攀爬,两个有恐高症的队友硬是吓得汗毛直立,心惊肉跳,铆起胆子往上爬的,因为开弓没有回头箭,我们没有退路。只是大家都觉得奇怪,远远望见的金顶方向横卧在眼前的前面山岭,好像就只隔着头上的这座山峰,翻过这座山峰就应该可以爬到那边的山岭上去了。然而,等我们翻过这座山峰,后面又连接着一座座更高的山峰。这真是所谓“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尽管如此,我们仍然一路有说有笑,高歌向前。正如电视连续剧《西游记》的主题歌《敢问路在何方》里写到的:“踏平坎坷成成大道,斗罢艰险又出发”、“风雨雷电任叱咤,一路嚎歌向天涯”、“敢问路在何方?路在脚夫下”。
  
  由于天气不十分晴朗,而且山上时而云雾飘渺、笼罩,时而急风劲吹,有时浓雾一来,能见度还不足20米,当时身处山中还真有点辨不清方向,也不知我们走的到底是条什么方位的路线。回家后,看到队友在QQ群里挂着从网上下载的武功山导游图,我才清楚我们那天是由南往西北经好汉坡再向东北方向的金顶挺进的,金顶位于导游图上方的正北部。而兰姐和冰岛则是由东南向铁蹄峰偏儿童癫痫病专科医院西北方向经绝望坡再上的金顶,而关道处于我们两条线路中间。难怪后来我们在金顶山庄汇合后,兰姐和冰岛都说他们当时真是非常绝望哩!他俩说,开始还有四名从上海坐火车于凌晨4点多钟到达当地火车站后便马不停蹄地赶到沈子村的驴友与他俩同行,但由于那四人都是装备专业、经验丰富的铁杆驴友,他俩只跟着走了一小段路,便被那四人远远地拉在了身后,以致他俩都可能走错了路而爬的都是很多非常陡峭危险的山坡,从而使他俩觉得那简直就是在那里睹命。又因无法联系上我们,从而使他俩的精神几乎到了绝望、崩溃的边缘。
  
  在行进过程中,我们不但一直担心着兰姐和冰岛两人,而且也一直担心走在我们前面的另外一组中的两个小孩,一个大点的女孩只有10岁,一个小点的男孩才7岁。兰姐和冰岛开始还能与我们联系得上,后来由于手机信号时有时无,有的手机就根本收不到信号,我们就与他俩失去了联系。又因为在前面的联系中,我们已得知他俩可能是走错了路线已无路可走了,这更使我们替他们非常着急和揪心。而在我们前面一组的队员,主要是在向导的带领下走得较快,听不到后面收队的孙总要其慢点、停下来等等后面仍有苟帝、陈林等几名背包队员的招呼声,而带着两个小孩急匆匆地往前走了。因而,我们也就一直担心着他们,真怕两个小孩会因体力不支或因害怕硬不肯走了而增加其他队员的困难。但没想到的是两个小孩不但没有给大人带来负担,反而还精力旺盛、体力充沛地冲到大人前面而最先到达了终点,这真是令人佩服。
  
  我们一组18人刚上好汉坡,就碰到了向导从原路返回,我们也真是太佩服他了。因为上山容易下山难,我们上山都这么难了,要是再往原路返回,我们中的任何人肯定都是不敢的。
  
  到了吊马桩,我见手机因拍照太多早已没电了,就急着想到金顶大本营从挑夫提前送达的背包里拿到充电宝给手机充电,然后好在金顶多拍一点美丽的风景,便一人快速前进了。当我于下午4点20分左右到达金顶时,先期坐索道到达的花雨等人一见到我,便异常激动地说:“真是见到了亲人啦!”因为金顶上雾大风大水气特大,能见度不足50米,他们人人加穿了雨衣还冻得瑟瑟发抖,雨衣早已被雾水浸湿透了。他们已上来多时,因找不到大本营,又联系不上同伴,拿不到更多的衣服和食品而感到饥寒交迫。特别是花雨,因她的食品袋在出发时就由我们一组的男队员帮忙提着带走,并在中途被我们一组的部分男队员于午餐喝酒时给消灭了,她应该更惨一些。即使她途中分享了别人的食品,估计她也会因不好意思而吃得不多,再加上她出发不久左小腿就被不知什么虫子叮咬了一下而红肿了一大片。而与他们一同坐索道上来的另外一些人,也与他们分成了两组,已先期到达大本营。
  
  与他们会合后,我便和他们一同去寻找同伴,很快就在大本营与前面到达的所有人汇聚了。不久,孙总也带领的最后一批人也到达了那里。
  
  我们在山庄6号餐厅吃过晚饭后,由于外面已被先期到达游客特别是很多大学生及其他年轻人抢占了有利地势、地形和地方搭建了很多帐蓬,连正在整修的白鹤峰道观里外都没有了空隙,再加上天气不好,外面不仅风大雾大水气特大,而且天空乌云密布,担心夜间会有暴雨,我们就只好选择在山庄简易的板房内搭建了帐蓬。于是,又有人满腹牢骚地说,帐蓬搭在板房没有一点露营的感觉,有的还试图在外面寻找比较平坦和避风的一小块合适的地方,但最终也没有找到。于是也有点愤愤不平,特别是兰姐怨气更大:“见了鬼,要露营,汉寿哪个地方不好露营?大老远的跑到这个鬼地方来还没有露成营。”我说:“我们主要是来欣赏美景的。”她更气愤了:“没见过美景的呀,哪里的风景不比这里的漂亮呀?!”我又说:“我们沿途见到的江西治羊癫疯的医院哪家好风景就特别美,你们那边不是还有三叠瀑布吗,难道没有见到?”她又答非所问地说:“鬼的瀑布,别人说那里是人迹罕至飞鸟难过的地方,我们就连只鸟都没有见到。”听了这些,我还比较坦然,但孙总就有些不高兴了。
  
  当天夜里尽管没有下雨,但狂风吹得板房顶上的蓬布不停拍打着下面盖板发出“嘭嘭”的声响。
  
  第二天凌晨5点多钟就有人起来准备去金顶看日出,我也赶紧起来把所带的衣服全部穿上,准备解手后再去看日出。在排队等待的过程中,只见天空乌云翻滚,大家都知道看日出的希望已化为乌有了。我只走出棚檐几步,狂风卷着浓重的雾气一下就湿透了我的发稍。
  
  解手后,当我再次出门洗漱时,外面已是风雨交加了。洗漱完毕天已亮了,我又赶紧回屋收拾行装,但一活动身上又发起热来,我又脱掉罩衣和保暖内衣和一条长秋裤,只穿着另一件薄内衣和一套骑行服以及一条罩裤。吃过干粮,有人就开始下山徒步返回了。下山返回因没有挑夫挑带行李了,多数人上山已经够累了,下山就准备乘坐索道。我仍然按照预先和大家的约定,决定背包走关道下山再看看不同的风景。我觉得如果坐索道下去是不会有深切的体验和感受的。
  
  由于同住一个板房的花雨等人要利用我最后剩下的防潮垫收拾、整理物品,我就没有与兰姐和冰岛一同出发。等我穿上雨衣、背上背包出门到6号餐厅去寻找他们时,只见到了冰岛一人,我问:“兰姐他们呢?”“前面还与我在一起,我一转背就没有看到她了。”冰岛略带怨气地说。我便接着说:“我们去追赶他们。”他说:“我找不到路。”我说:“我带你走。”于是,冰岛把准备就餐的餐票退掉后就和我一同上路了。
  
  我们先上了金顶,我问冰岛先天到了这里没有,他说:“没有,只到附近的下面转了一会。”尽管金顶上只有由原来的世纪之碑倒塌后留下的一大堆水泥、石块,但我见昨天没有照相就邀冰岛拍照,他说:“没有兴趣,昨天一天就没怎么拍照。”我见他情绪不好,就叫旁边的一学生给我拍照,另外几名学生便赶紧上来和我合影,并大声说:“抢镜头啦!”趁此时间,冰岛抓紧吃了干粮,我又抓拍了他及那群学生的几个镜头。由于刚才一路上来身上又发热了,我又赶紧脱掉了里面的内衣。然后我和冰岛就沿着一条泥泞湿滑的小径下去走了。途中,走在前面20来米的我不断提醒冰岛小心,但冰岛还是仰面摔了一跤,好一会才爬起来。我问他没有摔伤腰啵?他说没有,这真是万幸。
  
  我们沿着我头天上来道路到了息心亭后,我感到穿着雨衣仍然很热,就将雨衣脱了,尽管这里仍然风大雾大水气很大。
  
  尽管这一路下来景色并不十分迷人,几次邀冰岛照相他都不很乐意,但到了吊马桩后,他见景色已不一般就有拍照的兴趣。拍了几张后,等我们再向下往一级索道方向深入下去时,那深涧树木繁茂多姿、山石峻峭挺拔、山径石阶陡峭迂回、山间云雾潦绕、远处云海茫茫的景象一下就抓住了冰岛的心,他赶紧拿出他心爱的单反相机不停地拍起照来。我说:“你们昨天没有看到这样的景色吗?”他说没有,就连峻峭的山石都没有看到。我说:“难怪你们昨天一直后悔哩,现在不后悔了吧?”他赶紧说:“不后悔了!”我又说:“我们昨天看到的景色虽然没有这里美妙,但我们也看到了奇峰、奇松、云海等美景。”并又问他:“现在看到这样的美景值不值?”他又赶紧说:“值了。”这样,我们就一路走走停停,一边拍照一边欣赏,真是感到由衷地兴奋和激动。看着眼前飘渺的云雾,冰岛说:“这可不是雾霾哟,吸着它简直就是沁人心脾、滋润心田,这里真是人间仙境啊!”我也同样感慨。尽管这里处处是美景,但为了拍摄一张好照片,我们有时还还常常要寻找好的拍摄位置,等有没有治疗癫痫的偏方待最佳拍摄时机。这样一路下来,虽然我们一直背着背包很累很辛苦,但我们仍然精神百倍。只是到了中途去厕所方便时,我才将背包放下并脱掉身上的罩裤。
  
  快到飚飞瀑布时,在一岔路口,陈林妻子远远看见我穿着色彩鲜艳、特征明显的骑行服,就大声冲我们高喊。我们看了一会才看清原来是兰姐他们一行几人。会合后,我们才知道他们是从金顶东面二级索道旁边的步行道走过来的。
  
  到了飚飞瀑布处,只见那瀑布就像一条银白的绸缎一样从数十丈高的悬崖峭壁上飞泻而下,气势恢弘,叫其百丈飞瀑也一点不为过,并形成许多细小的分支,既有人字形,又有交叉形,仿佛一支巨大的人参。我兴奋地一连拍了多张照片后,便和兰姐他们坐到石阶边的悬崖上的一个亭子里继续仔细地欣赏了好半天。只见她就像一位天仙似的在云雾飘渺中,时而妩媚动人,时而含情脉脉。最后,当我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她时,仿佛她也挥动着那美丽的长袖在向我道别。我想这里可能就是苟帝说的那三叠瀑布吧,尽管其折叠的层数很多,但不非常明显。
  
  到了一级索道站下方的石鼓寺我们便与先期到达的孙总带领的大部队汇合了,其时为12点一刻左右,离孙总规定的下下午1点半钟准时赶到聚福农庄就餐的时间,提前了一个多小时。
  
  这次武功山之旅,虽然使我们历经了艰辛和惊险,但沿途的景色确实是十分优美、奇特、与众不同而又兼而有之的。她既有青城山之幽、峨眉、衡山之秀、黄山之奇、庐山雄奇险秀、刚柔相济的特点,又有中国北方山川的大气磅礴、雄浑伟岸的体貌特征,还有青海高原、内蒙草原广袤辽阔的天地特色。这里真是个“人间仙境”的好地方。这里的高山草甸海拔之高,面积之广在世界同纬度名山中都是绝无仅有的。10万亩草甸绵绵于海拔1600多米的高山之巅,穿云入雾,春夏绿油油,秋季金灿灿,冬天白皑皑,游人无需远赴边陲,便可领略北国风光,真可谓“天上草原、人间仙境、北国风光、绿色家园”,被专家称为“奇山伴草甸,天下一绝。”
  
  乘车到达聚福农庄后,我把下山沿途拍摄的美景炫耀给一些坐索道下来的队友看后,都非常赞美,并略带些许遗憾的神色。当花雨看到我拍摄的先天午餐时我们一组的部分男队员喝酒分食她的馒头、干鱼等食品的照片时,她说:“我可找到你们的罪证了”有位队友还风趣地说:“找到罪证都没关系,我还给你提个意见,下次可再别把鱼搞咸了。”弄得大家开怀大笑。
  
  午餐时,大家欢欣鼓舞地庆祝胜利。之后,我又再次询问坐在孙总旁边的兰姐:“你今天见到的风景美吧?不后悔了吧?”兰姐忙说:“美!不后悔了!”并有些不好意思而又十分真诚地向孙总说了声“对不起!”孙总也毫不介意地说了些他的想法和担心。最后,大家都满意开心地笑了。但孙总又说:“这次真是非常圆满成功,唯一不圆满的就是还差邱哥的一篇文章。”并希望我一周内完成,我笑了笑,虽然未置可否,但我也真想写篇文字把这次的特殊经历和感受记录下来。
  
  餐后,我们拍了集体大合影。上车返程时,开始由苟帝组织大家进行了一些有奖游戏活动,奖品主要是一些骑行用的面巾、手套等,并给两名成功登顶的小朋友各发了一份特别的奖品,每人一个变形金刚。
  
  游戏结束后,大家都很快进入了梦乡,而我却毫无睡意,仍沉浸在此次武功山之行的种种美妙之中,并为文字记录打些腹稿。
  
  快进入我县境内时,女儿来电话询问我是否到家等情况并问我累不累,我说不累,她说:“不累才怪嘞!”我便接着说:“不累是骗人的,累并快乐着,这就是幸福!”
  
  2014.4.18

© zw.vhqkn.com  泰而不骄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