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商也不及 >

五月,与柚王相遇

  感谢五月,在即将曲终时,留给我一阵柔和的余音。
  
  早就心系龙安的柚花,憧憬着孤影独行在漫山遍野的花树中,沉醉于那一场高标出尘的花事,目所及处,圣洁的白,绮梦轻浮,一袭衣衫,披香前行。然,四月风驰电掣,五月阴晴不定,终未能寻出一个天气与心境俱佳的时日。直到五月三十一日,上天才特意眷顾,赐我一个温和的天日,给我一个了却心事的机会。
  
  还犹豫什么?或许还可以看到花事落幕前的精彩。郊外出游,感受自然气息,须不邀同伴,将心带上,不惊扰那一份静谧,安静的倾听,倾情的融入即可。
  
  然,走近才明白,“人间四月芳菲尽”所言不虚。溢满我视线的是重重叠叠的绿,脑海中勾勒的白色花海玉城雪岭哪里还有影踪!枝头上缀满了点点青果,沉默不语却又热闹非凡。它们用繁盛告诉我,二十多天前,这里曾经上演过一场规模盛大的花会。只是,因为我的迟到,未能赶上这隆重的盛典。
  
  怔怔地站在一株柚树前,试图找到一些花的影子,哪怕是残落的花瓣也好!可是,撞进眼里的只有绿,绿,绿!绿的枝,绿的叶,绿的果!钟爱大自然绿色的心,竟然第一次被层峦叠翠的绿所灼痛,我分明听见,心在开合的起伏间,痛得真切,渺远而又切近。“花开莫与流年错,错过花期意缠绵。”友的话是对的。只是,没曾想,梦醒的瞬间,已是久远。
  
  罢罢罢,去看看柚王吧!看看那闻名遐迩的百年柚王,或许多少可以弥补与五月擦肩而过的遗憾。打听清楚后,带着一份落寞,我步履慵懒的向柚王所在的方向走去。有些失神,有些茫然。突然,一阵微风,清香荡漾,我猛一抬头,只见右前方出现了四株开满鲜花的柚树!一袭素裳,笑意灿然。我的心瞬间被击中,身体成了雕塑,心却在颤抖,泪水夺眶而出。我平生第一次为几株花树动容了!感谢五月的花开,原来,你并未真正走远!
  
  满怀欣喜与爱怜,我的目光与花的视线久久相对,这满树洁白啊,冰肌玉骨,柔媚婉丽,晶莹剔透,吹弹可破。未开的,如女子的玉手,纤细柔嫩;已开的,花瓣反卷,露出小孩晚上睡觉抽搐是怎么回事流苏一般的花蕊。树下,落英满地,星星点点,竟然也是满眼的欣喜,毫无落花春去之叹!心中抑郁的烟云顿然消散。哦,感谢你们,把春留住!
  
  面对这几株树,站定,闭眼,双手合十,虔诚的在心中默默祝愿,然后,依依不舍的离开。
  
  一路,我又看到了几处散落的花树,一株,两株,我对它们展颜一笑,前行,心情无比愉悦。迎面走来一位老农。大叔,在忙呐?我问。嗯,在放羊,你走亲戚吗?不,我来看柚花和柚王!柚王啊,值得一看,结的果子是香港老板专门预定的呢!柚花呀,早开过了,现在有少数的花,都是谎花罗!谎花?我怔了怔,继而转脸一笑:没关系!
  
  我努力寻找的,不只是果的饱满,也有花的绚烂。只要生命在努力生长,只要鲜花盛开,即使开得寂寥一些,开得迟一些,果实小一些,又有什么关系呢?生命只为精彩,不为攀比,无论老幼贵贱,只要是在认真生活,都是值得礼赞的,不是吗?
  
  我脚步轻快的向柚王所在方向走去。
  
  龙安柚
  
  走了一段路,道左柚树的晃动吸引了我。原来是一位妇女在柚树丛中,用塑料袋将一些泥包在枝条上。嫂子,在干吗呢?我问。我在压条接种,以便有人要买树种的好卖给他们,我自己也可以扩栽一些。你看,这漫山遍野的柚树,都是这样繁殖来的呢!特别是柚王繁殖的苗种,结的果最好吃。
  
  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我重新审视了一下这万顷绿波。山上山下,田间地头,房前屋后,一片柚树的海洋,堆烟叠翠,画屏闲展,浓绿欲滴。脑中不由想起“平林漠漠烟如织”的诗句来。“这柚树长得多好!”我不禁感叹!
  
  “这还不算,再过一个月,你来看吧,不仅枝干粗,叶片大,树树挂满黄澄澄的柚子,像颗颗宝石般镶嵌在树上,无数的柚树就像挂满了花灯的圣诞树,那才好看!”
  
  “火树银花不夜天,”我不由轻吟,转而对她笑笑,“龙安柚的规模好大啊,听说都辐射到了很宽广的地方?”
  
  “嗯!从最早一批柚树开始,到现在的百余年间,龙安柚已癫闲病的症状有哪些经不仅仅是龙安特有了,而是辐射到了30多个乡镇和办事处呢!”
  
  “嫂子,你懂得真多,对龙安柚了解如此透彻!”
  
  “呵呵,我也是听他们说的,我喜欢关心这事儿。其实,我们的村长了解才多呢!你看,说曹操,曹操到,他来了!”
  
  “阿秀,你在背后说我坏话啊?”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肩上扛着一把铁锄,神采奕奕的向我们走来。
  
  “哪里敢呀?村长,这位妹子和我在聊我们龙安柚呢!你知道得多,你告诉她吧。”
  
  “村长好。”我微微一笑,等他发言。
  
  “呵呵,这个嘛,容易!”似乎一提到龙安柚,他精神大增,马上滔滔不绝的侃起来,“妹子,我们龙安柚规模可大呢,名气也不小!你看这漫山遍野的柚树吧,实际上早已经扩展到38个乡镇的千家万户了。目前,龙安柚已经有一个基地核心区,渠江与前锋两个产业带。政府还规划将龙安柚规模化、标准化产业基地面积扩大,预计由现在的27万亩扩展到2015年的35万亩。不少龙安柚已经远销各地,柚王挂的果,早就被香港客商预定了。龙安柚在90年代,3次被评为省优果品,3次获得全国柚类专项评比金奖,在第二届中国农业博览会上也获得金质奖。每逢龙安柚成熟的季节,来我们这里买柚子的小车可是源源不断呐!如果广安人不知道龙安柚,那就是法国人不知道拿破仑!哈哈哈哈!”
  
  好可爱的村长!让我长见识了!我只知道每逢十月,龙安柚就会以其丰富的产量与过硬的质量征服广安的每一个角落,没曾想它还有这么辉煌的历史与耀眼的光环!凡是吃过龙安柚的人,都知道,它肉质细嫩,酸甜适度,汁液饱满,口感舒适,沁人心脾。由此推之,龙安柚的载誉而归,也是理所当然。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龙安柚的产业化,养育了土生土长的龙安人。他们靠山吃山,龙安的经济因此腾飞,龙安由偏远的一个小乡村一跃而成为众所周知的商业化柚果生产基地,山上那条古朴的老街,也被山脚城镇化的新街所取代。
  
  漫步在经年的老街,悠长的青石巷已经布河南治疗癫痫病排名好的医院满了岁月的苔痕。我的脑海中幻化出久远的“斜阳照墟落,穷巷牛羊归”的乡村图景,披星戴月,肩挑背扛的父老乡亲,你们艰辛的背影曾在这里停驻,你们愁苦的面容曾在这里投射,如今,都过去了,都过去了!留下的,是新生,是崛起。看吧,新龙安,已经在风雨中坚定了飘摇的步伐,愈时移,愈坚韧,如同那强韧的柚王!在街上走走,到乡下看看,到处是忙碌的龙安人,老人居多,因为他们要像柚王一样扎根大地,年轻人外出,因为他们要随同龙安柚的果子将香甜散布在异地他乡。
  
  百年柚王
  
  见到柚王时,我终于明白了它之所以为柚王的原因了。粗壮如铁臂般的枝干,龟裂如恐龙皮肤般的树皮,两条本因应向上生长的枝干,为了支撑树身不倒向地面,竟然成了两条有力的腿,而根部一个受伤的痂,则俨然是一只圆睁着的眼珠。虽然因岁月流走,风雨剥蚀,它的整个身躯右倾了,但是它却拼力抗争着,似乎在拼却生命的力量扎根大地,指向苍穹。102年的历史,毫不妨碍它浑身上下迸射出生命的活力,如同一只老而弥坚却又敦厚的耕牛,给我心灵的震荡与最深的感动!它的老枝挂着果,新枝却开着花,而这新生的鲜花,所体现出的生的坚韧,岂能以“谎花”来为之冠名呢?这是真诚的花开,这是认真的成长。强筋韧骨的柚王,使得龙安柚林葱郁,万花飘香;龙安经济腾飞,旧貌新颜。因为有柚王,龙安人踏实,心安!它已经俨然成为龙安人的精神图腾!
  
  饮水思源,龙安人善于感恩,感谢柚王生生不息的繁衍,改变了龙安人的生活。因此,他们口口相传着龙安柚的来历,感谢着一位姓唐的先辈。解放前,拉壮丁时,唐家一位青年被拉去了,通过出生入死的战斗,他在部队里升为连长,后调防到了新疆。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吃到了新疆当地的柚子,口感特别好,就在省亲的时候带回来两个。吃完后,把果核埋在了房屋后面红石谷子土里,不想就发芽并茁壮成长开花结果了。解放后一切财产收归集体,这两棵柚树也归为了集体,在大搞农业学大寨的时候差点被砍掉,当时人们是以农业为重心,自然说是遮挡了农作物,没有多大价值。但由于柚树太大,没有合适的伐木工具,何况唐家说是自家风水树,给本检查癫痫的医院家当村官的人说了不少好话,就保留了下来。到了包产到户的时候,大家都在争分集体农具或者分田土,把这两棵老树也当作了一份财产来分配,唐家就用半块地交换作为自家的风景树。随着改革开放,人们生活提高,在一次农产品交流会上,柚果以其独特而极佳的口感一鸣惊人,从此,这两株柚树就被保留了下来,一株102年历史,另一株则78年历史。我们所认识的,就是有着102年高龄的百年柚王。通过压条繁殖,代代相传,蓬蓬勃勃,就发展成为今天这模样。
  
  因此,正因为柚王源远流长的影响,成就了龙安柚惠及四方的美誉。为此,有人特为百年柚王写了一篇赋,单道柚王的好处:
  
  天府之东,集天地之灵气降于�z州;宕渠之域,有传世之柚王伫于龙安。一番飘泊,寻根乃系南国武夷;几经嫁接,封冠终在浓溪东山。纳百载日月精华,阅数代人世沧桑;青山伴绿水毓秀,蜂蝶舞柚园凝香。
  
  金霓灿灿,遥引婵宫嫦娥神往;粉肌莹莹,广聚天下俊彦尽尝。八方来仪,果盈香、甜、脆;四海趋飨,汁润心、肝、肺。巍巍乎金奖桂冠佳誉享,浩浩矣益寿延年美名扬。曾闻海上仙子,酣醉蓬莱仙酿;今有名流雅士,流连龙安柚乡。
  
  大兴规模产业,谱执政为民之华章;力创香柚品牌,铸统筹发展之辉煌。
  
  美哉,柚王赐福,千闾映辉,宕渠蕴瑰宝遍溢芬芳;壮哉,家国昌隆,百业兴盛,�z人竞风流乐颂小康。
  
  为彰其名优,光其产业,故举龙安香柚品果之盛典,爰为此赋,书以�I之。
  
  感谢五月,让我有幸与“谎花”相遇,与柚王相逢。
                              

上一篇: 想离开 下一篇: 四月听雨
© zw.vhqkn.com  泰而不骄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